爱游戏官网:《地球2037》同人小说第二章:“斯巴达克斯”们的奋斗

没有谁会认为,在北美人类决定向鹰族使用核弹的现在,史密斯中尉的部队需要面对的,只是那三名潜伏的鹰族士兵。西方或者没有“倾巢之下,岂有完卵”的典故,但史密斯中尉还是很清楚,他这支小小的部队,没有奉行“光荣的孤立”的资格。

灼热的东非草原,没有易水的寒意,闷热的风里夹着沙粒,吹过列队的军人裸露的肌肤,如地狱的吐息。正如队列前的中尉所说的:“这是一条地狱之路,你们可以选择退出。”这是少见的庄重,没有用“女孩们”或是“软蛋们”之类的话言来激战。

“为了人类……,去他妈的人类!为了我们死去的家人!”史密斯中尉的双眼布满血丝,他有些失控地挥舞着拳头,“不能就这么算了,这笔帐应该算到它们头上,那些机械杂碎!联系上可以找到的友军,操死这些机械婊子!”刻骨的仇恨同样流留在那列队的军人脸上,他们和史密斯中尉一样,家人都是身处在天网所在城市——也是核弹攻击的城市。

在这七名军士开始登车,中尉叫住了这支小分队带队的李少尉:“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他指的是之前的提议:将留守部队的指挥暂交给李少尉,由他带队去联系上级或友军,失去家人的他,要足够的求死欲望。李摇了摇头,只是默然对他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快步奔向那辆老掉牙、还使用化油器的越野吉普。

两辆越野车在驶出营地时,却被拦下了。站在车前的是医疗队的外科医生伊薇特,她默然地准备登车,被李少尉拦下以后,她用哭得红肿的双眼瞪着李:“天网不是五角大楼。”是的,天网不是一个政府机构,它在很多城市都有后备机组,包括伊薇特的父母所在的城市,而核弹攻击,必定也包括了这些城市。然后她更充分的理由说服了整支小分队,“你们需要医护兵。”警卫部队的医护兵,在那三名鹰族暴起的一战里,负了重伤。

车轮碾压在崎岖的土路上,纷飞的尘土笼罩着这支小小的车队。伊薇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从腿上的枪套拔出防身手枪,熟练地检查着枪械,她在喘息得如下一秒就要散架的发动机声响里,大声地问道:“李,你的国家里,并没有天网的机组。”没有机组,就不会被核弹攻击,当然,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对于没有卫星信号,失去远洋通讯手段的他们来讲,实在是不可能知道的事。

“你知道华强北吗?”李沉默了一会,反问了这么一句。当然伊薇特自然是知道华强北这个似乎可以仿制出任何民用家电的地方,李点了点头,“天知道,华强北有没有弄出个山寨天网来?”

但没有人笑得出来,得知家人所在城市受到核弹攻击的人,通常幽默感都不太好。李叹了口气,无奈地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是我家乡自古流传的话。这是一场决定人类会否灭种的战争,躲避,已经没有意义了。”

“是的!就是这样!”、“是个男人!”、“操鹰族的屁眼!”这一回李少尉得到他车上的军人的喝彩。听着他们的喝彩,李少尉心里想着,如果他的的老上级,也就是中国营的部队长在场的话,他会认为真实的答案是:李永不间断地在寻找各种光荣的死法,而这次,他的机会来了。

李的嘴角弯了起来,不,他知道不是这样。他习惯隐藏自己的思想,而他也不认为,自己需要别人的理解,为什么要理解?他认为只要找到上级部队完成任务,就足够了。这很难吗?李打量了一下倒后镜里的那些军人、后视镜里的另一辆车,也许是不太容易吧,因为带着这些人。

尽管路况很差,沙尘飞扬,但伊薇特的眼神很好,她看见不远处的路边,有一只箕张向天的手。于是她便对李道:“快、快,停一下……”李没有理会她,非但没有半点准备减弱的意思,甚至还将油门踩得更下去一点。两辆车很快就驰过那个穿着绚丽“乌纱”的非洲妇女。

于是她要求在这里下车:“我不是士兵!我是医生,我不能看见有人倒卧路旁,然后扬长而去!”随着急剧的刹车声,老式越野吉普的轮胎,在崎岖的土路上摩擦出刺鼻的胶味,车停了下来。

李开始后悔带上伊薇特。军事行动不应该有平民参加,哪怕她胸前挂着泛美手枪速射比赛优胜奖章,也不应该带上她。后车通过多功能腕表在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坐在后座的两个士兵在应答,伊薇特的人缘很不错,两个士兵都是劝李:“医生就跟南丁格尔一样,她有一颗纯良的心,算了吧……”

也许可以因为关键的一枪,而得到不同肤色的战友认同;但在军队里,没有人可以凭一次射击得到尊重。中外古今,从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就算是三箭定天山的薛仁贵,在那被正史、演义无数次传颂的梦幻三箭之前的十数年,早已经历了破困、斩将、冲阵等等的壮举。

军旅不是奥运射击馆。

这些军士对于李只是认同,谈不上尊重或是绝对服从。

人不是机器,哪怕是以服从为天职的军人,也不是。

而他们对相处过不短日子的医生伊薇特,却有一种兄长式的放任和关怀。

李很明白这种微妙的情绪,尽管他可以用军衔来压制军士们。但若是遭遇鹰族时,不能指望自己变身为360度视角的超人,他也只好,算了。

他所能做的,就是在伊薇特打开车门奔向百米外的土著时,举起突击步枪,打开瞄准镜的防护罩。

太阳尽力地挥洒着热力,空气中的蒸汽扭曲着视野里的景物,但却无法朦胧伊薇特坚硬的执着。她奔跑在不平的土路上,就算腿上系着枪袋,也改变不了作为一个医生的信念,疯狂的信念——否则谁会主动申请来到非洲这种随时可能枪弹四飞的地方?

她离那倒卧的土著妇人已经很近了,近得已足够看见那伸起的手臂上,包裹着的乌纱的纹理。她有良好的视力,无论作为一个优秀的外科医生或是手枪速射选手,这都让她事半功倍。所以就算还有十来米的距离,她已看清楚那土著妇女躺倒的姿势、蜷曲的躯体、捂压着胸口的手,呼吸困难的口鼻特征等等,这可以让出身医生的世家的她判断出,大约这名女性患者在摔倒以后,不单右腿很可能粉碎性骨折,估计还引发类似肺血肿的症状。

一种身处黑夜里被野兽窥视的感觉,瞬间笼罩在伊薇特的心头,这种危险的威胁让她加快了脚步,以期早一秒让那名患者得到治疗脱离险境。当她奔近患者的身旁,放下医疗箱准备检查对方伤势时,患者那箕张高举着的手,终于缓缓地放下,拂过伊薇特的肩膀。

“不要担心……”伊薇特习惯地用着当地的语言安慰着患者,突然手臂一紧,几乎无法抗拒的力量将她扯倒在地,还没打开的医疗箱脱手飞出。那名患者毫无表情的脸望着伊薇特,用刚才伸在空中求救的手扯着她的左大臂,另一只手的指尖弹出哑光乌黑的利刃。

血花绽起在那名患者黝黑的额头,伴随着响起,是百米外的枪声。

不需要言语,“患者”翻裂开的皮肉下面,塑钢头骨的光泽已足够说明一切。

这一枪并没有洞穿目标的头颅,突击步枪的空尖子弹并不能穿透鹰族的高强度塑钢颅骨。但对于是一个能在手枪速射比赛里拿到名次的选手,“患者”中弹瞬间的停顿,伊薇特已经单手拔出FN Five-sevenN手枪,拔开保险连续击发。

可以穿透防弹衣的SS190弹头,准确地命中在这名鹰族的双手肘关节和肩关节上,几乎在刹那间伊薇特就打出了半个弹夹的子弹。FN手枪很低的后坐力、参加射击比赛而更换的扳机的习惯,让她轻松完成了这一切。

子弹洞穿了这名鹰族的关节,捉住伊薇特左臂的机械手腕中弹冒出火花,在瞬间失了动手的机械手臂无法扣下拇指,伊薇特用力地扯出左臂,翻滚着离开那名鹰族的身侧,手臂的一圈皮肤被扯破,血,很快染血了她的手。百米外的李,用换上穿甲弹匣的突击步枪,把这名鹰族打得血肉迷糊,各种维持机械躯体的油液淌了出来,把它身边被太阳烤得火热的砂土渗黑。

“头儿,这是正常的鹰族。”检查鹰族尸体的军士向李汇报,这一次,他没用“sir”这样的称谓,而是“chieftain”。

<

爱游戏app下载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